扶余百科网

用户登录

首页

首页

资讯

查看

工厂待复工 客户盼交付!价格下不来!产销两端皆“失速” 新能源车市如何“加油”?

2022-08-06/ 扶余百科网/ 查看: 214/ 评论: 10

摘要“您要是现在订车,前面排着90多个人,估计要等到9月份才能提现车。”5月17日,上证报记者来到位于石家庄市建
wordpress网站定制 https://www.zsxxfx.com

  “您要是现在订车,前面排着90多个人,估计要等到9月份才能提现车。”5月17日,上证报记者来到位于石家庄市建华北大街的一家东风汽车销售门店,工作人员拿着厚厚一沓订单告诉记者。在该店附近的长安奔奔门店,销售人员介绍提车周期约要6个月。

  受疫情影响,交付延迟已成为影响新能源汽车销售的最大问题。近日,上证报记者在兰州、郑州、石家庄等多地实地采访了解到,此前大部分新能源车企从接到订单到交付用户平均周期为1个月,目前交付周期已延迟至3个月左右,而特斯拉的交付周期更是由之前的3个月延长为4-6个月。

  存量订单不能及时消化的背景下,一线销售门店的客流量也出现大幅下滑。“5月份前半个月,总共卖了不到10台,4月份还有100多台。”郑州一家大型汽车销售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销售形势不容乐观。为了应对疫情的影响,多家汽车销售店开通网上渠道直播卖车,希望通过“以宣带卖”的方式扭转不利局面。

  交付延迟成为最紧迫问题

  “原计划是6月底可以提车,昨天销售顾问通知我,还得多等一个月。”近日,家住石家庄长安区的张女士无奈地告诉记者。今年4月底,张女士订购了一辆某国产品牌的新能源汽车。

  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石家庄新能源汽车提货时间最短3个半月,最长则要半年时间。

  “新能源车,现在可以说是一车难求,很多车企都是客户下单后才排产。”一位在石家庄从事多年汽车销售的人士告诉记者,“消费端,因为汽油涨价,新能源车没有购置税,目前石家庄新能源汽车销售情况还是很不错。”

  去年12月底,郑州的张先生下单了特斯拉Model Y,因为疫情影响,交付时间也是一推再推。“最初定的是3月末交付,后来推迟到5月份,现在又因为上海疫情,再度延后。”张先生向记者介绍。

  据郑州特斯拉熙地港店销售人员解释,随着特斯拉上海工厂逐步复产,二季度第一批交付车辆将于本周抵达郑州。“为了尽快交付,我们首次启用了铁路运输。”该销售人员介绍,尽管铁路运输手续麻烦、成本较高,但公路物流不畅,最终还是启用了铁路运输。

  记者了解到,受去年以来汽车芯片短缺影响,叠加今年上海疫情造成的部分汽车零部件短缺,整车生产端也受到影响,各家新能源车厂的车辆交付时间均有所延迟。

  此前,大部分新能源车企从接到订单到交付用户平均耗时约一个月,目前该交付周期延迟至3个月左右,而特斯拉的交付周期更是由之前的3个月延长为4-6个月。

  “购车属于冲动消费,消费者买车,肯定是希望能尽早用上,交付时间过长势必会影响消费者的选择。”有熟悉汽车消费人士分析,虽然油价飙涨给新能源汽车带来更多的机会,但较长的交付周期也会失去部分潜在客户。

  除了交付周期,涨价成为另一重“利空”。

  “去年看Model Y的时候还是27万多,现在都涨到快32万了,并且交车还要等四五个月,我还得再好好考虑下。”家住兰州市城关区的王先生对于自己在低价时未及时出手感到懊恼外,车辆交付时间的拉长也让他的“买车欲”不再强烈。

  据了解,碳酸锂等上游原材料价格的飙涨已传导至消费终端,新能源汽车的售价也是一涨再涨。

  以特斯拉旗下的Model 3系列为例,其后轮驱动版今年3月中旬上涨了1.42万元,涨后价格已至27.99万元。记者注意到,该车型在4个月内已累计涨价4.4万元。其中,Model 3高性能版涨价1.8万元,涨后价格36.79万元。

  事实上,包括蔚来、小鹏、比亚迪在内的各家新能源车企业都在今年陆续发出调价公告,涨幅最高者超过1万元。记者在郑州一汽大众合众汇金店了解到,该店新能源ID系列车辆价格较去年年底小幅上涨。“以ID. crozz为例,整车价格较去年年底涨了5400元,后续可能还会小幅上涨。”该店销售人员称。

  前述销售人员的还在耳边,截至记者发稿,一汽大众新能源ID系列再次发出涨价通知:受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影响,一汽大众将自5月23日0点起上调ID 。crozz 2022年车型售价。

  线下门店“上座率”不佳

  自打步入5月,河南郑州一汽大众合众汇金店的销售顾问孙志文就清闲起来,对于记者的采访更是拿出了十足的热情,每一个问题都解释的非常详细。“这要是搁去年,我可能会顾不上你,原来真的挺忙的。”

  郑州一汽大众合众汇金店是华北地区销量排名靠前的大门店。记者注意到,当天下午店中十余个沙发的“上座率”不到一半。距离该4S店直线距离不足1公里,有一个小区受疫情影响临时封控。

  孙志文告诉记者,该门店自5月份以来客流量下滑严重,新能源汽车销量也出现了大幅下降,“5月份急转直下,从4月份的上百辆,掉到了不到10台。”孙志文说。

  兰州等地的新能源汽车门店形势同样不乐观。

  位于兰州市安宁区的兰州汽车城拥有包括特斯拉、小鹏、比亚迪、长城欧拉等多家新能源汽车线下门店,记者于5月14日来到该汽车城内看到,周末的汽车城内较为冷清,“卖车人”明显多于“买车人”。

  “受疫情影响,门店没什么人,销售情况也不太好。”小鹏汽车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以前小鹏兰州地区的各类车型月销量在70台左右,近期销售量下滑明显。“今年4月份,只卖了20多台。”

  特斯拉店内也较为冷清,上证报记者在进店登记表中看到,5月12日、13日连续两天进店人数都仅有10余人,5月14日是周六,记者所在的两个小时时间段内,进店人数也没有超过10个。

  “会不会因为特斯拉、小鹏售价较贵所以客流较少?”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又前往价格相对平民的比亚迪、长城欧拉等门店探访,结果与特斯拉、小鹏情况大致类似,客流量虽高于前述两家门店,但销售情况也不理想。

  长城欧拉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该店是兰州唯一一家欧拉新能源专卖店,共有销售人员4名。受女性消费者偏爱的欧拉售价10万元出头,此前每人月均销售量在12台左右,近期4个人月销量合计仅有20余台,只有原来的一半。

  虽然销售表现不佳,郑州、兰州等地新能源车门店还能正常“开门迎客”,上海、北京等地的情况则更为惨淡。“我们销售都是居家办公。”特斯拉上海闵行店销售王先生说,目前不能试驾,但可以预订。

  特斯拉中国有关人士介绍,受疫情影响,上海地区的特斯拉门店处于关闭状态,北京的朝阳区等区的特斯拉门店也没有开业。

  传统4S店纷纷直播卖车

  面对线下门店销售不畅,不少车企和4S店积极展开自救,通过直播、短视频等线上方式,开启线上营销。

  “这款车的内饰采用了大量软质材料包裹,12英寸中控大屏,主副座椅带有按摩功能,整体温馨又不乏科技感。”“各位老铁们,左下角点击三号链接,9块9就能享受线下保养一次。”……

  当记者在河南郑州一汽大众合众汇金店进行采访时,两位销售主播正手拿广告牌,对着镜头卖力推销。

  “我们有六七个直播账号,每个账号一天至少要播四场。”该品牌河南区域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除了在抖音、快手等平台直播,他们还通过官方App为客户解答看车、选车、买车以及售后服务等各种问题。

该门店短视频账号的直播记录

  而在该4S店展厅内,一名工作人员在一辆suv的车顶帐篷内录制小视频。“最近露营很火,拍一些短视频,能吸引流量。”他说。

  据介绍,早2020年初,该门店的销售团队就开始尝试直播卖车,目前多个直播账号粉丝数已突破百万。

  “疫情对于汽车行业影响非常大,直播卖车已成为汽车销售行业的标配。”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直播风潮的背后,是行业对数字化、在线化升级的急迫需求。“汽车销售行业长期以来就有数字化的需求,疫情推进了数字化的进程。”

  广汽埃安兰州门店近期也启动了线上直播,与消费者互动交流。

  “暂时粉丝比较少,销售情况一般。”该店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直播内容主要为普及新能源汽车知识和介绍旗下品牌性能,目前来看看效果不错,未来随着粉丝人数增多、活动力度加大,“场观”转化为消费者的比例或将进一步提升。

  “尽管眼前的困难不少,但我坚信新能源汽车行业向好的趋势不会改变。”孙志文认为,随着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认可度不断提升,在扛过疫情和复工复产难关之后,他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零部件缺货扰乱生产节奏

  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亟待修复

  原本火热的中国新能源车市在这个春天遭遇“倒春寒”。受到疫情等因素叠加影响,国内新能源汽车在4月的产销量环比大幅下跌,骤然失速。包括新能源整车车企、零部件企业等产业链参与者纷纷遭遇生产和交付困难。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新能源汽车有一条很长的产业链,任何一环出现问题都会影响到整体,各方需要尽力纾困,及早修复断点。

  汽车生产能力急剧下滑

  “我已经在家呆了两个月了,每天都在关注小区的防控情况。”家住上海市杨浦区的张先生向记者介绍。张是上汽通用新能源车车间的一线工人,自2022年3月底开始,他一直在家等待复工。

  作为中国新能源车产销量最大的国有车企集团,上汽集团4月生产整车共15.81万辆,较去年同期的41.64万辆下降62.02%;4月销售整车16.66万辆,较去年同期的41.95万辆下降了60.30%。而张先生所在的上汽通用产销同比跌幅更是达到了70%。

  “3月份以来的疫情,加大了产销的不确定性。”上汽集团相关负责人对记者介绍。

  全国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产销数据显示,4月,我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0.5万辆和118.1万辆,环比下降46.2%和47.1%,同比下降46.1%和47.6%,产销量为近十年以来同期月度新低。原本火热的新能源车市也深受波及,国内新能源汽车4月产销量分别为31.2万辆和29.9万辆,环比也下降了33%和38.3%。

  “4月以来,国内疫情总体呈现多发态势,汽车行业产业链供应链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为严酷的考验,部分企业停工停产,物流运输受到较大阻碍,生产供给能力急剧下滑。”中汽协副秘书长陈士华介绍。据测算,4月份,国内整车生产损失了100万辆左右。

  据主流新能源车企的产销数据,4月新能源乘用车厂商批发销量突破万辆的企业从此前的近10家一下跌至4家,其中比亚迪10.55万辆、上汽通用五菱3万辆、奇瑞汽车1.56万辆,广汽埃安1.02万辆。4月特斯拉中国生产1.08万辆,批发销量仅1512辆。

  零部件缺货已影响交付

  “从3月17号以后,我就没离开过家所在小区一步。”总部位于上海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透露。

  相对于上海总部,沈晖目前更担心的是威马汽车位于湖北黄冈和浙江温州的整车生产工厂,虽然目前湖北和浙江两地都没有发生疫情,但是威马工厂的产量还是下降了,原因是零部件缺货。

  沈晖介绍,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区域是中国汽车产业重镇,这一地区在新能源车零部件生态中具有决定性地位,本轮疫情对长三角地区的企业影响大,威马汽车的整车工厂虽然不在上海,但由于物流等原因也受到很大影响,“我们好几家供应商都在上海的嘉定、松江等地区。”

  和威马汽车一样,理想汽车也面临多重挑战。考虑到电池成本、原材料价格波动等影响,理想方面刚在4月1日将旗下唯一一款电动车的售价上调1.18万元。

  “原材料的价格波动会转嫁到终端消费者身上,最终会影响市场需求。” 理想汽车总裁沈亚楠说,今年一季度部分零部件价格上涨的情况已经比较严重,但由于企业有一定的库存,所以整体成本受到影响不大。从第二季度起,新能源车企面临电池价格上涨等挑战,纷纷上调价格。

  崔东树对上证报记者分析,近期的中国新能源车市场受到消费者对新能源车价格上涨预期的影响,在涨价前市场表现反而火爆,订单充足。但4月新能源车供不应求的加剧和突发疫情的叠加,导致未交付订单拖期严重,乘联会预估,目前未交付新能源车订单在60万-80万辆之间。

  理想汽车同样面临交付的困难。沈亚楠介绍,理想汽车约80%的上游供应商都处于疫情较严重地区,其中大约只有一半供应商开始恢复生产,很多供应商没办法迅速复工。

  “自3月末以来,受长三角疫情影响,全行业的供应链、物流和生产出现严重扰乱,这对理想汽车的生产造成很大影响,现有零部件库存消化后无法继续维持生产,导致部分用户的新车交付延期。” 沈亚楠介绍。

  据统计,理想汽车4月交付新车4167辆,3月交付新车11034辆。蔚来汽车4月新车交付量为5074辆,3月交付新车9985辆。小鹏汽4月交付9002辆新车,3月份交付新车15414辆。被称为“蔚小理”的中国新能源造车新势力4月交付量和3月相比下降幅度均超过40%。

  有业内专家表示,由于“蔚小理”等造车新势力的产品只有新能源车,所以它们的交付数据有很强的代表性。短期来看,新能源车企的交付已经遇到疫情严重打击,另外,疫情对新能源车目标消费者预算的影响,会改变他们买车和换车计划的意愿,也需要引起足够重视。

  产业链正抓紧协调复工

  新能源车企的上游零部件企业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作为汽车产业链重要国际企业的博世日前宣布将加快中国业务的复工复产进程,但是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透露,公司复工复产后的产出能力大概在30%-75%之间,各产品及工厂情况不同,“很难完全说清复产比例”。

  “对博世来讲,重点就是竭尽全力保障供应,保障新能源车主机厂不要停线,这也是考虑到了放大效应。因为少生产1000元(销售额)的汽车零部件,对于整车来说可能就是少生产一台10万元的车。”陈玉东说,在保障员工安全的前提下,博世中国正在竭力保障新能源车企的零部件供应。“工厂已做好闭环生产的准备,我们不惜血本,哪怕是贵的物流。”

  与特斯拉上海工厂毗邻的均胜电子有关负责人对上证报记者介绍,公司产品供应特斯拉等主流新能源车企,目前均胜上海工厂的复工率大约在六七成,都是处于闭环生产状态,物流也不是太稳定。

  “汽车有一条很长的产业链,不止有像博世这样的供应商以及他们的一级供应商,还有更多供应商的上级供应商,都需要恢复生产。”陈玉东表示,新能源车的供应链如果不形成“链”,最终无法产出产品。例如,一家涂层供应商,如果它不复工进行涂层,后续产品加工企业就无法完成下一道工序。

  供应链相互依赖、相互依存。陈玉东介绍,如果博世的第四、五级供应商如果没有复工,就会影响到博世最终产品的产出,这个“链”就无法形成。“即便我们所有工厂都是闭环生产,但供应链上的料进不来,就无法继续运营。”

  随着疫情的好转,越来越多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公司正在加快复工复产的节奏。

  宁德时代有关人士介绍,目前包括上海临港工厂在内的各动力电池制造基地都已正常生产。

  上汽集团透露,在供应链和物流保持稳定的前提下,上汽集团旗下整车企业有望于5月下旬逐步恢复正常生产,产销量力争达到2021年同期水平。上汽集团仍将力争2022年全年整车销量超过600万辆,同比增长10%以上。

  中汽协日前也指出,行业企业需要奋力抢抓5月开始的关键窗口期,弥补损失的产销量。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